我和我的女神们都惊呆了!谢单单的故事—两相忘

09 | 08 | 2013

两相忘

小编我昨夜难眠,突发奇想写个小故事,仅以此怀念我那狗血的青春。

——-题记

当闹铃响起时,又是青春的人躁动的时候,半晚的晚霞总是最美的。

结伴成群的人各自走出了校门。

“小木,等下我在学校后面的那个亭子里面等你,有话想对你说。”谢单单对后面的女孩说道

“什么事呀”带着酒窝的女生问他。

“你来了不就知道了吗,难道你还不放心我呀”男孩开朗的笑道。

“哼,你以为你很可靠吗,那我先去骑车去了呀”女孩嗔道,漂亮的马尾向后一甩,

淡淡的芳香充斥着男孩的鼻腔。面对女孩的背影,他不由的看痴了。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深埋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谢单单快乐的哼着歌,

想着和女孩的约会,开心的走向学校后面的亭子。

这是一座残破的亭子,据说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名字叫牡丹亭,是一位县太爷为他的小妾修的,

这边的环境很安静,全是茂盛的老树,也有些畸形的怪石头,用来约会再好不过了,

年代久了牡丹亭没人照看也被岁月侵蚀了,有些残破,却更具有古典的气息。亭子的柱子上刻满了字,

全是那些小情侣的情话,幼稚但不缺真实。只是不知道海誓山盟是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该死的谢单单,怎么还不来,不会是耍我的吧,明天一定要打死他”

女孩正站在亭子里面渡步,有些紧张和期待。

“小木,我来了。等得不耐烦了吧”谢单单推着他酷酷的山地车对女孩说道。

“哼,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慢”小木不满的说道

“这不是怕别人知道我跑这里找你吗,故意的兜了一大圈,嘿嘿”谢单单咧嘴一笑。

“没其他人来吧”小木有些紧张的问道。

“放心,我办事你放心,这时候谁还会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谢单单毫不在意的说道。

“哈哈,你就是那只鸟”小木也让谢单单逗乐了。

两个人坐在亭子里,外面停着两辆并排的自行车。和这天地显得格外的登对。

两个人自从坐下以后就没有再说过话,男孩有点坐立不安,小木则是紧握着双手,

低着头,只是她羞红的双耳说明了她也很紧张。

“你有什么话,快说啊”小木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就是。。。”谢单单有点无措,不知道要该怎么说。

“说啊,把我叫过来,不会就和你傻坐在这里吧”小木逼问他

“我说了你不能生气啊”谢单单望着女孩诚恳的说

“再不说我就走了啊。。哼”小木被这尴尬的环境刺激到了。

“别别别,我说还不行吗,其实。。。其实我喜欢你,从刚进学校就喜欢你了,

但是不知道怎么告诉你,只是想到每天能和你一起上课我就觉得很开心”谢单单鼓足勇气大声说道。

小木羞红了双颊,她早就猜到了他约她出来的理由,哪个少女不怀春。

正是叛逆的花季,到处都是早恋的小情侣。她也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小女孩,

“但是,….我们不能早恋啊”小木有些担心的说道。

“现在不都是谈恋爱的同学吗,而且还有那么多人想追你”谢单单有些吃醋的说道。

“不行,我走了,我妈妈知道了会骂死我的,我不能谈恋爱”小木有些惊慌的起身想走。
谢单单赶忙站起来抓住她不让她走。

“别走啊,我就想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放开我,我要走了”女孩的脸红透了,像红苹果一样,让人想咬一口。

“不行,你得告诉我你喜欢不喜欢我”谢单单很认真的对小木说。

“但是我不能谈恋爱啊…这样不好,我还是要回家了”

小木倔强的说

“小木,我喜欢你,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谢单单鼓足了勇气对小木说。

小木有些吓到了,抽出手就往亭外跑,

一个不小心就被凳子的一角划到了“哎呀”小木哭道

“怎么样,怎么样,你没有事吧”谢单单很担心的问小木。

“疼,都怪你,来这里”小木眼睛里冲满了泪水

“都怪我 都是我不好,对不起”谢单单很内疚的样子让小木忍不住笑了。

“对,就是你个大坏蛋,”看到小木笑了,谢单单也安心了,看着含有泪水的眼睛,谢单单看痴了。

“干嘛,这样看我”

“小木,你喜欢我吗

”“嗯”听到肯定的回答,谢单单这一刻感觉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做我女朋友吧,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谢单单天真的说道。谁又知道以后呢….

“不行,起码也要到大学以后才可以,

你可以和我考一样的大学呀”互相有好感的人总是这么的暧昧。

“好,我一定要和你考一样的大学。谢单单拍着胸脯保证说。
就是所有的小情侣一样,那些以后都随着时间慢慢的变成的甜蜜。两个人也越来越喜欢对方。

也过上了最青涩最甜美的青春。在校园中,两个人总是很默契的关心。小木给打篮球的谢单单送水。

谢单单也经常给小木送小零食。两个都是聪明的孩子,没有因为爱情耽搁学习。都考上同一所大学。

时间过去了好几年,还有一年毕业的小木坐在操场依靠在谢单单身上。到处都是热恋的情侣。

充斥着甜蜜的气息。“明年就要毕业了,你准备怎么办啊”小木问谢单单

“当然是找工作,然后养老婆咯”谢单单坏笑说。

“去死,还没结婚了”小木幸福的道“我想继续考研”

“好啊,你读书,我工作养你”谢单单不在意的说。

时间无情,转眼即逝。在这个大学生漫山遍野的年代,工作真不好找,

谢单单在失败过无数次后,无奈接受了与他专业不相符的工作。

你不做别人就做,无疑是这个年代对工作最好的写照了。在上班的日子里,

谢单单和小木的距离也被现实慢慢拉开。

而那有怎样,两个相爱的人总是相信对方。甜蜜的电话粥每天都煲。

上了一年的班的谢单单,显得更成熟,虽然还在最低层奋斗着,被老板骂给客服发泄,

都不能让这个年轻人沮丧。因为他还有最心爱的人。到了小木生日的时候,

谢单单去一家首饰店买了一条项链,想给小木一个惊喜。

“小木,明天你生日,我准备带你去一家特别的地方吃东西,绝对赞”谢单单打电话给小木说。

“明天不行啊,我明天还有一个课题没做,就要交了,而且明天老师要给我们指导”小木说

“晚上不就行了吗,笨蛋”谢单单笑骂道

“但是晚上要写论文呀,亲爱的,真对不起”

“哦,那好吧”谢单单遗憾的说。

“恩,我睡了哦”

谢单单第二天也只好找同事去喝点去了。

“老谢啊,咱哥们走起一个,妈的,那傻逼老板扣的跟什么样的,

工资只够喝粥了”谢单单的同事像谢单单抱怨。

“也没办法啊,谁叫现在人不值钱,谁叫你爸不是公务猿”谢单单不在意的说。

“哈哈,来来来,别说那些不爽的,走一个”谢单单准备喝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老哥,我想有点事,马上就回来”

“哦,没事你先去,赶快回来啊,我还等着你买单的”醉汉咕隆道

谢单单看到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在她现在不应该在的地方,

不是说写论文吗?怎么在这里啊。谢单单想到。

忽然他脸突然白了。他害怕所有人都不敢面对的东西。背叛!

小木站在一栋大楼下面似乎在等人。

谢单单也想知道在等谁,也没有上前去问,

打了一个电话给小木“小木在做什么呀”“在写论文啦,怎么了”“

怎么你周围有点吵啊”谢单单问“我在教室,同学都在讨论,不说了,

还有很多没做了”挂了电话后谢单单感觉他的双手忍不住的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脑袋里只有为什么这个词了。更让他担心的事也来了。

小木等的是一个男人。高大帅气。从穿着上就知道是一个年少多金的主。

谢单单从来不相信别人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啊。。

当另一个他领着心爱的人走向那个现在的他十年都买不起的高级轿车时,

他恍惚听见了心碎的声音。比玻璃声脆,更比玻璃扎的痛。他的大脑空荡荡的。

也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同事那,同事和醉了也看不出他现在的不平静。

他突然很想醉。毫无疑问他真的就醉了。饭馆老板摇了摇头,

显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口喝白酒的伤心人了。

只不过没人知道是为了事业还是爱情。

他换了电话,换了工作,换了所有能联系他的方式。

只不过他换不了那颗爱她的心。

原本以为时间让痛苦消散,却不知道时间让痛苦更沉淀。一旦触碰更是痛的让你窒息。

他忘却了时间,也不知道是多久,一个月两个月两年或是更长,

当他回到高中的牡丹亭的时候想起了,这个亭子最后的故事。

小妾永远只是小妾,最心爱的也只是一瞬间。

县太爷在厌烦后一样抛弃了她。

也只有从残破的牡丹亭能看出以前的她或它有多美。

人生没有退路,一旦选择了不同的岔口,即使能远相望,却也不能触摸到彼此了,

两相望,不如两相忘!